青烟水上飘_cp→很甜的媤姒

cp是 很 【梗】的媤姒(不知道她会不会打我

产粮是 all叶 all金 all楚岚 乱七八糟的杂文

all叶纯食!纯食!纯食!!!!!

bygg真的很帅。是想去回家的人。

【周叶】哑戏(3)

·烂俗的梗



早上的戏班总是异常繁闹,有时是在奔波去大户人家演出的途中,有时是排练一出新戏。

距上次去叶家已有七、八日了,他偶尔会在常常演出的那个戏场看到叶家少爷。明明是大少爷,身后只跟一两奴仆,随身带一只烟杆,眯着眼,坐在侧座一个小角落里。有时是一身豆青长衫,或是雪青的,挽着青丝,撑着头懒洋洋地看着台上。听到得意时,翘起腿,偶尔吸一口烟,朦朦胧胧的就有些不真切了。

几缕青烟中,叶修看似不经意的望着戏台。唱的还是贵妃醉酒。上面那个明丽的妃子,红色阔袖衣裙,圆领对襟,云肩批身,团绣着飞凤牡丹,娇气逼人。朱红唇,胭脂影,修长身形,好一个的俏佳人。周泽楷。咀嚼着这个让他有些牵念的名字,不知为何,他并不是急色之人,却总忍不住关注上那个人。

“爷?”叶修听到旁边的声音回过神来,做出赏的手势。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看着周泽楷唱戏入神了。耳边还是一唱三颤的勾人尾音,叶修起了身,瞥了一眼戏台离开了。

外面已是夜幕深沉,站在灯笼照亮之处的周泽楷举着杯,看不清门口的人。叶家少爷究竟为何呢,他不曾向班主提出过什么要求,只是总来看戏。是来看……罢了,想这些没用的作甚?

“这才是酒入愁肠人已醉,平白诓驾为何情!啊,为何情!”

……

一曲罢了,今天也算是结束了。唱戏的,嗓子顶顶重要,喝口润喉的草药茶,周泽楷坐在凳上摘掉头面上的雍容装束。虽是道具,但也是有一定重量的,久压着,总是会有头痛的感觉。

戏班里的人都说他红了,以后前途似锦。可是……对于周泽楷来说,一夜爆红后,除了加倍的练习、加倍的演出,还有不受掌控的、岌岌可危的命运。

他想起那天,那个恶心的富家公子对着他痴迷的眼神就忍不住一阵作恶。也不知老板是因为什么原因拒绝了那个难堪的提议,大概是怕没有一个好价格吧。

他想做一个名流千古的旦角,而不是一个令人不齿的货品。

做这行的,忍着三伏寒九,是苦的。能做到现在的,不说热爱,也对这行多少有些感情了。说得好听些,是名角儿,作践些,便是个戏子。

只是偶尔唱着戏,目光迷离着,也不知自己是这戏角儿,还是个唱戏的。说人生如戏,似幻梦一场,如今看不透,或许曲终人散后能得些清明。

近来京城流传着叶家公子似乎看上了一个小戏子的说法,说是小戏子勾人,搭上了叶家少爷的线。班主也常常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,他略微有些不安,却莫名的有些……期待。

“小周。跟我走?”他听不见叶修在说什么,但是却听懂了他的意思。叶大少爷穿着初遇时的那席将红色长袍,款款而立。纤纤玉指向他伸出,中指根部有一些压痕。想到他经常带在身边的那杆烟,大约也是有几年了。

他伸出手,他的手并不很漂亮。上边有以前班主抽打留下的浅浅鞭痕,有带护甲留下的红印。他伸出手向前伸去,却只握到一片空气。他抬眼望去,只看到叶修远去的背影。

“叶大公子!您等等。我想跟您走的。您愿意留我么?”他努力想追上去,可是叶修仍越走越远。“叶修!”

硬邦邦的木板床上,背后湿透的白衣男子突然睁开紧闭的双眸。他嘴唇微动可是仍然没有吐出哪两个字。叶修。他什么时候在自己心里,留了那么一席地?

他听到外头鸟雀清啼的声音,叽叽喳喳,却给了他别样的安心感觉。直到外面响起班主的声音:“小周?小周醒了么?”可那敲门声,分明能把沉睡的人吵醒。周泽楷起身打开门,看到班主略显心虚的表情。“小周啊,你今个儿收拾自己,去到叶府吧。”






爱叶修爱你们

评论(4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