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烟水上飘_cp→很甜的媤姒

cp是 很 【梗】的媤姒(不知道她会不会打我

产粮是 all叶 all金 all楚岚 乱七八糟的杂文

all叶纯食!纯食!纯食!!!!!

bygg真的很帅。是想去回家的人。

【韩叶】咳嗽与爱

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,咳嗽、贫穷和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弗拉基米尔·纳博科夫

 

   “情况还好,只是烟是不能再抽了。而且要调整作息,多吃些清淡的营养的东西。”医生举着x片端详了一阵,得出了这些结论。

      这对叶修来说不怎么友好,尤其是第一条。刚想反驳——“咳咳、咳咳咳咳!”一连串的咳嗽止不住地冒出来。韩文清瞥了一眼叶修因咳嗽而有些涨红的脸,自是明白他要说什么。可是就是太惯着叶修,才搞的要到来医院的地步,看来上次张新杰给的建议不无道理。

    “老韩,哎呀你别板着个脸嘛。多大事呀,这不是没什m……”坐在副驾驶座的叶修偷偷地从反光镜里瞟韩文清的脸色,一边期期艾艾地企图蒙混过去,结果接到一记眼刀就闭了嘴。

      韩文清本来还挺心疼,可听着叶修这么漫不经心,当下心里头的火就窜起。他把车停在了路边,只目视着前面不做声,窝在方向盘上的手却是紧了紧又松开。车厢里两人都没有说话,即使放着温和的音乐,可气氛倒像是鬼片高潮部分的压抑。末了,韩文清转过了身,凝视叶修道:“你别糟蹋你自己。”大概是犹豫了一下到底说了四个字。

   “我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  叶修没吭声,只看着韩文清解开安全带,下了车往旁边的农贸市场走去。韩文清混迹在各色各样的阿姨妈妈中,显得有点可笑。可叶修只闭了闭眼,靠回座位上,过了一会儿掏出手机,给自家妹子发了消息。

      qq上许多未读消息,大部分是来问他身体状况的。今天韩文清从会议室离开的一幕大概惊着不少人,自己身体抱恙的消息估计也是传开了。没理会那些,他敲下几个字发给了苏沐橙。

叶修:老韩生气了,怎么办?

苏沐橙:你今天是把他吓坏了。他生气也正常。不过叶修哥你别怕,他在生气也不会对你动手的。

叶修: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我是说,这不今天是他的生日嘛,这怎么过呀。

苏沐橙:这我也不清楚呀,要不你今天就听听他的话呗。

叶修:得,问你也问不出什么。还有我没事儿,别在群里瞎传了。

苏沐橙:知道啦知道啦,我们也是关心你呀。

 

      叶修收起手机,说实话,他确实对自己有些生气。他抽烟不是一天两天了,抢个boss啥的熬个夜不也正常?营养不良……自从和韩文清两人确定了关系以后,自己极少有机会吃到泡面吧?可这些毛病早不发作晚不发作,今天倒是发作起来。

      早上就有些头晕,苏沐橙来看他的时候,他也没掩饰住,当着她的面咳了点儿血丝。自家妹子关心则乱,当时就一个电话拨给了韩文清。韩文清还开着会,当场就直接离席跑到家里接他看病挂号诊疗。

      平时也就罢了,坏就坏在,今天是韩文清的生日。韩文清本就脾气犟,这样一通下来心情能好?

 

      没过一会儿,左边拉开车门的声音响起来。韩文清钻进车厢,把手里的菜扔在铺了报纸的后座上,脸色倒是恢复了平静。车子渐渐发动,叶修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,却听得旁边韩文清的声音:“买了点儿肉片,回去搞个炒的。青菜也买了。本来要做的炸鸡翅,今天就先不做了。还买了两个梨,给你回家炖个糖水羹,说是对嗓子好。”“恩。”叶修萎萎地应了一声,情绪不大明朗。

 

      车停在了家楼下,韩文清拎着菜和叶修上楼。等电梯那当会儿,四下没人,叶修瞟了瞟左右,凑近了韩文清的脸。一个轻轻的吻落在韩文清的嘴唇上,韩文清有些反应不及,又感觉叶修环住了他,头顺贴地伏在他的肩上。他知道自己常年健身,有时候肌肉比较僵硬,叶修不大会在平日里与他做那么亲密的举动。换句话来说,都认识那么多年了,老夫老妻的,没有那么多的暧昧和腻歪。

      韩文清知道叶修是在示弱,平日里可没那么乖,可是……韩文清低下头,碰了碰叶修软软的头发。“回家别抽烟了,要么到厨房来帮我打下手,要么就躺在沙发上看电视。”厚重的声线从头顶传来,叶修闷闷地应了一声,松开韩文清的怀抱,手指伸过韩文清提着的塑料袋,就像手牵手似地两人进了电梯。

 

      到家以后,本想在厨房帮忙的叶修最后还是被头疼的韩文清赶了出来,理由是不许帮倒忙。叶修坐在沙发上,也不想看电视,便四周环视起来。韩文清和叶修都不是在意设计的人,唯一不同的是,韩文清有着明显的对黑色的倾好——叶修相反,他觉得家里白色的看起来比较舒服,以至于一度为了颜色的布置而互相埋汰。

      不过经过一番“理性的讨论”,最后还是拼凑出了这个看起来十分温馨的家。

      门口鞋柜上摆着略有些少女粉的收纳小盒子,是苏沐橙的杰作,说是想看看韩文清的表情。那天老韩的脸的确挺黑的,叶修笑了笑,可是当他说要收下以后,老韩也只是皱了皱眉头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  茶几上摆着他和韩文清为数不多的合照,大约是第二赛季嘉世和霸图比赛后私下照的。叶修已经想不起来当时剑拔弩张的双方怎么打成“和平协议”照的这张相,可是现在端详一下,那时候的韩文清倒是并没有很嫌弃的样子,只是看起来挺严肃——嘴角翘起的微微僵硬弧度,仔细看倒是有些意思。自己还是那样,不过比现在更青涩,眼角还带着一丝凌冽的傲气。

      眼角啊,想到这里,叶修摸了摸自己的眼角,有些感慨,早上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似乎已经有些憔悴了。他和韩文清年纪都不轻了,两人又在荣耀中一起厮杀了那么久。既没有青春时懵懂莽撞的暗恋和激情,又没有像普通情侣那样的争吵、分离。他和韩文清,就像是命定的两颗行星,慢慢环绕在彼此的周围,直到被人发现和命名,两人才后知后觉感到了对彼此的依赖和割舍不去的羁绊。

      他们之间很少有激情的时候,连做爱都仿佛理所当然。羞涩和紧张当然有,但是仿佛已经亲密如间一般,两个人的默契把陌生的尴尬化解成一汪春水,波澜不惊。他们两个,更多的是一种克制,不伤害彼此,不侵犯彼此。以至于偶尔叶修撒娇火韩文清要求什么时,他们都会尽量满足对方。叶修更多一些,说好要盯着叶修戒烟的韩文清常常因此而退让,以至于今日……

     “洗手吃饭。”韩文清把烧好的饭菜从厨房端出来,穿着灰褐色的格子围裙来往于厨房和餐桌。叶修看了看韩文清收拾油锅的背影,突然有种靠上去的冲动——而此时韩文清刚好转身,叶修就像在楼道里那样,扑到了韩文清的怀里。韩文清两只手还是湿哒哒的,见叶修不像是要松开自己的样子,便在身侧擦了擦,轻轻地环住了叶修。

     “老韩,对不起,今天吓到你了。”叶修也不管姿势,低着头闷闷地说着。韩文清叹了一口气,收了收怀抱:“以前叫你别抽烟,还是要抽,不给抽还闹脾气。平时晚上也说不要熬夜,现在身体不好,难受的不还是你?”橘黄的厨房灯让不大的空间充斥着安逸的气氛,周遭的环境似乎都停下了喧嚣,只听着相拥着的两个人几乎一致的呼吸。

      叶修很少听韩文清说那么多话,这样的气氛下,他甚至感觉韩文清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柔软与脆弱。莫名的情绪突然窜上心头,眼睛挺酸,好像还有些湿。韩文清听到细细地吸鼻子的声音,抬起叶修的脸,又固定着不让他因为害羞扭过去,小心翼翼地啄吻在叶修的眼角。

      过了一会儿,两人似乎亲昵够了,转向餐桌。一派和谐地吃饭、收拾、洗漱、就寝。平时都是韩文清先洗,叶修总是还要再打一会儿荣耀。今儿个倒是不用韩文清叫,叶修早早地洗完了澡,抱着粉丝送的q版韩文清抱枕,靠在床头等着他。等韩文清上了床,叶修已经打了两个小哈欠。略有些湿气的身体靠近,叶修蹭挪了过去,靠着他。

     “今天那么累,快睡了吧。”韩文清关了灯,揽着叶修躺了下去。“老韩,”叶修蹭进韩文清怀里,“今天还有件事,没有对你说。”韩文清没说话,等着叶修继续说,却感觉到了嘴唇上柔软的触感。一个温馨甜蜜的,不带任何色情意味的吻,伴随着叶修柔软的声音:”生日快乐,老韩。“

      韩文清不太在意自己的生日,但当叶修问起生日愿望时,他毫不犹豫地说:“我希望你身体好,我们能……一直这样下去。”

      叶修笑了笑,靠在韩文清怀里不再作声。过了很久以后,他又轻轻地说:“可我们都会老死,我如果……先走,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  韩文清闭着眼睛,声音已十分低沉:“那我就守着你,一直到我也走了。”

      黑暗中,韩文清不知道叶修问这话时,已经蓄满了眼泪。叶修也不知道,韩文清在想到那样的结局时,心里的酸涩直击眼眶,让这个铁血的硬汉红了眼眶。

足够了。两个人在心里这么说着。

月光太好,万物俱寂。岁月静好,身边有你。

我爱你。

end.

首先要祝韩队生日快乐。
其实一直都不太擅长写韩叶,虽然很好吃,但是总感觉是我不熟悉的领域。
韩文清是北方汉子,也许霸道、严肃,但是我总觉得,面对叶修这样的小可爱,也常常会展示自己的柔情。
私以为,老夫老妻模式下,韩叶的爱情是克制的,都收敛着自己的刺来包容彼此。
这个梗是来源于生活,外公外婆的日常也就是这样琐碎温馨,也许读起来有些索然无味,但是我有努力想把它写到最好。
感谢许多小伙伴之前给我提出的小建议,以后会更努力哒。

其实这个故事有一个很ooc的小番外。

叶修百无聊赖地踢着小狐狸棉拖,突然跨坐在了旁边和他一起看电视的韩文清身上。

“好好坐!”这么说着,韩文清还是将叶修搂住。“老韩~”叶修自己都被恶心了一下,但是为了……

“咳咳,老韩,就一根,我就抽一根。”“不行。”“求你了老韩,再不行,今天晚上做那个!”就知道韩文清不答应,叶修舔了舔嘴唇,凑到韩文清耳边吐着气。

韩文清的确不防备这一招,他呼吸急了一点。之前顾忌叶修的身体,他几个礼拜晚上都没有要过叶修了,叶修现在这个撩人的妖精样子,让他有些难以压抑。“艹,没用,别来这一套!”

叶修翻了个白眼,气鼓鼓地翻下韩文清的身体,抱着一只老虎抱枕泄愤。这是老虎还是他在嘉世对面的娃娃店看到的,当时就觉着和韩文清长得像极,便买下来偷偷在宿舍里“蹂躏”。

韩文清看叶修又开始耍小脾气,习以为常地摇了摇头,出了门。

晚上叶修躺在床上的时候,突然闻到旁边的味道变了。是烟味。叶修凑过去吸了吸,几乎把整个人都埋在韩文清怀里。干柴烈火、被翻红浪,所有的理智在叶修伸舌探访韩文清口腔的时候断裂了。一晚上叶修都紧紧地贴着韩文清宽阔的,猛吸着男人身上的淡淡烟草味。

云雨方歇,清理完恋人,韩文清抱着叶修躺在床上。
“老韩,你诱惑我!你勾引我!”
“嗯,你看起来挺爽的。”
“你这人……”
话被一个盖棺定论式的吻截掉了。
“闭嘴,睡觉。”
“哼……晚安。”
……嗯。晚安。叶修。

评论(26)

热度(2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