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烟水上飘

产粮是 all叶 all金 all楚岚 乱七八糟的杂文

all叶纯食!纯食!纯食!!!!!

bygg真的很帅。是想娶回家的人。但是居白rio甜。

【安金】安静(中)

  •  关爱骑士,关爱他的道

  • 刀子可好吃了



四、

一片黑暗。


光明被噬吞殆尽。


星星要消失,就选择爆炸。


什么也无法阻止,他的陨落。


所以你还要坚持着,你的道么?安迷修……


哪怕带来……痛苦?

 

五、

 

经历了那么多次死亡,金变了。出门不会再弯下身抚摸常常蹲在门外的流浪猫,也不会笑着同邻居打招呼,叔叔长阿姨短地闲侃。越来越冷淡,越来越阴沉,如同这城市在这个季节里的鬼天气一样,阴云密布。

 

更何况,他的记忆,也已恢复大半,一切都告诉他,他不属于这里。

 

至少,他清晰了现在能做的唯一目标。找到那个“安迷修”。

 

站在车站等待着公交车,不要乘坐第一辆,他告诫自己,那辆车上有个小偷每一世都是这样,在第三次复活后他就懂得如何利用前世的经验来“正常地”走向死亡。

 

今天也一样,上了第二辆公交车,人不算太多。到了学校以后,虽然迟到了一分钟,还是可以原谅的。数学是金最讨厌的学科之一,英语也是。他喜欢的是物理和体育,不仅是课程有意思,还有老师,尤其是今年来的教物理的那个老师。

 

那个老师总是身着白衬衫,黑色牛仔裤,天冷时会添一件外套。身边常备着两只圆珠笔,一支蓝笔、一支红笔。字很端正,和本人一样,给人正气凛然的感觉。仅在第一次见到他时,甚至以为这是新来的品德老师。

 

叮铃铃的铃声响起,第一节课就是物理课。而走进来的——“同学们好,你们的物理老师生病了,找我来代课。我姓安,叫我安老师就好。”

 

安迷修。熟悉的、不那么服帖的褐色短发,自信的笑容,干练的着装。明明和记忆并没有什么出入,金还是觉得这个人有些陌生了。

 

也对,这都多少年没见了?安迷修。

 

 

六、

 

一节物理课,足够金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个熟悉而陌生的人,也足够安迷修观察与前几世戛然不同的金。他已经隐隐察觉到了神的戏弄之意,只是他不能说。

 

这一次,他的金又会回想起什么?会回忆起自己吗?他苦涩地想着。抱歉啊,金,我只想让你好好地……活着。

 

七、

 

“笃、笃笃”办公室的们敲响了。18:00,校园里已不剩多少人了。办公室很安静,时钟滴滴答答,明明是在向前走着,却给安迷修一种倒计时的感觉,直到此刻。

 

“请进。”咽了一口唾沫,安抚着略有些干燥的嗓子,假装镇定地批着作业,余光瞥到身边站立着的,穿着运动服的少年。

“安……老师。我有问题想要问你。”金看着面前橘黄色灯光下的年轻老师,握紧了拳头。

 

“金同学?我记得你成绩挺好的,有什么不懂的问题?”安迷修默念三声安静,转过头来笑着问金。

 

看到明显疏离的笑容,金无法再维持一整天的伪装。他直视着安迷修的眼睛,那里映出的是他自己疯狂的模样。“安迷修!你记得我的!别装了。我看得出来,你是记得我的!”眼泪就这样伴随着发泄出来的愤怒和委屈,顺着脸颊滴下。啪嗒,落在了安迷修的裤子上。安迷修感到膝盖这里凉丝丝的,是眼泪。他后知后觉地掏出胸口放着的手帕,却不能用任何语言安抚面前的男孩子。

 

他能说什么呢?他不能告诉金真相,那样就违背了诺言。他也不能无视或假装无知,那样更会伤到眼前的、这个脆弱的男孩儿。

 

唯有,保持安静。



下一章,刀。


爱金爱你们。


 


评论(6)

热度(16)